最新 热点 图文

贝索斯的“左膀右臂”:亚马逊高管团队大起底

(来源:网站编辑 2019-01-24 10:42)
文章正文

[摘要]亚马逊最重要的权力参与者离职的很少,其中许多人已经在亚马逊效力多年,这一点此前曾被贝索斯列为该公司的最大优势之一。

2018年9月19日,亚马逊首席执行官、太空企业蓝色起源公司创始人以及《华盛顿邮报》所有者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参加了由美国空军协会在马里兰州国家港举办的活动

腾讯科技讯 1月24日消息,据外媒报道,与2018年出现一系列高管离职或不同程度重组的其他科技巨头不同,亚马逊高层基本上没有太大改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以及领导团队其他成员之间的互相信任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因为高层的稳定被认为是亚马逊成功的关键原因之一。

在去年11月举行的亚马逊全体员工会议上,贝索斯解释了他为何不再接受员工在现场活动中的提问。他说,有些问题对他的小团队来说太具体了,而新的组织形式将允许来自世界各地的员工更容易提交问题。不过,贝索斯澄清说,这一改变并不是为了避免解释棘手的问题。因为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他可以把这些问题交给他的执行团队成员去解决。

在美国科技媒体CNBC听到的会议录音中,贝索斯表示:“毫无疑问,这可能会影响到我,因为我很乐意说‘我不知道’。但是如果(这个问题)太难了,我就把它委托给别人来回答。”贝索斯的上述评论有开玩笑的意思,但也反映了他领导文化的一个重要方面:多年来,他与亚马逊最高层高管建立起牢固的友谊。

贝索斯和其他领导层之间的信任关系非常重要,因为高层的稳定是亚马逊成功的关键原因之一。众所周知,亚马逊最重要的权力参与者离职的很少,其中许多人已经在亚马逊效力多年(甚至几十年),这一点此前曾被贝索斯列为该公司的最大优势之一。

CNBC看到的内部组织结构图显示,亚马逊最高层的高管与CNBC在2017年11月汇总的领导图表相比基本没有变化。例如,贝索斯曾失去一名直接下属,而这个职位已经2年没有人补充。

然而,在较低级别的高管中,出现了许多显著的变化。不同寻常的是,亚马逊去年有几名副总裁离职,而贝索斯也失去了两名S团队成员。所谓的S团队,是由十多名高管组成的紧密团队,以历史上很少有人离职而闻名。

有一件事并没有改变:亚马逊最高层面向消费者的业务,如零售、云计算和硬件,几乎所有的高管都是白人。在担任这些职务的48名高管中,只有4名是女性。如果包括公关和人力资源职位,这个数字会略有上升。但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贝丝·加莱蒂(Beth Galetti),仍然是贝索斯唯一的女性直接下属。

此外,亚马逊最高层高管中仍然没有非裔美国人,这个群体中只有少数亚裔。然而,许多“影子”顾问的角色都由女性担任,这些都是非常令人垂涎的临时职位,在高管每次参加培训会议后都会出现。记者未能立即联系到亚马逊的代表置评。

下面是亚马逊六个最重要的决策者及其直接下属,不包括人力资源、财务和法律等非面向消费者的角色:

1.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

贝索斯去年的直接下属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失去了一位非常重要的“右手”。正如CNBC去年12月报道的那样,亚马逊长期高管、最大股东之一迭戈·皮阿森蒂尼(Diego Piacentini)决定离开该公司。

皮亚森蒂尼的离职特别有趣,因为这是2018年S团队第二次流失高管,此前市场高级副总裁塞巴斯蒂安·甘宁安(Sebastian Gunningham)于3月份离开。S团队成员不一定要直接向贝索斯汇报工作,因为他们在公司中领导着不同的项目。

贝索斯还得到了一位新的“影子顾问”高薇,这是第二位填补这个角色的女性。贝索斯的其他直接下属包括:

——杰夫·威尔克(Jeff Wilke),全球消费者业务首席执行官

——安迪·贾西(Andy Jassy),亚马逊云计算业务AWS首席执行官

——杰夫·布莱克本(Jeff Blackburn),业务和企业发展高级副总裁

——戴夫·利姆普(Dave Limp),亚马逊设备与数字管理高级副总裁

——布莱恩·奥尔萨夫斯基(Brian Olsavsky),高级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

——大卫·扎珀尔斯基(David Zapolsky),高级副总裁兼总法律顾问

——贝丝·加莱蒂(Beth Galetti),人力资源部高级副总裁

——杰伊·卡尼(Jay Carney),全球企业事务高级副总裁

2.亚马逊全球消费者业务首席执行官杰夫·威尔克(Jeff Wilke)

威尔克的团队去年出现了人员流动,因为他的直接下属中至少有五人离开或更换了角色。Prime副总裁格雷格·格里利(Greg Greeley)和消费者参与业务副总裁Chee Chew分别离职加入Airbnb和Twilio,甘宁安去了WeWork。

去年接管了甘宁安大部分职责的彼得·法里西(Peter Farice)在marketplace团队重组后,也离开了公司。营销副总裁尼尔·林德赛(Neil Lindsay)接管了格里利以前的角色,现在负责管理全球营销和Prime计划。

Selection and Catalog Systems副总裁Sukumar Rathnam去年曾短暂地成为威尔克的直接下属之一,但现在他正向威尔克团队中的其他人汇报工作。

负责国际业务的拉斯·格兰迪内蒂(Russ Grandinetti)在威尔克手下拥有最多的直接下属,因为亚马逊正在积极扩大其海外业务。萨拉·简·冈特(SarahJane Gunter)曾是威尔克的影子助理,现已被华裔女性王云燕取代。

威尔克的直接下属包括:

——戴夫·克拉克(Dave Clark),全球运营高级副总裁

——戴夫·特雷德韦尔(Dave Treadwell),eCommerce Foundation副总裁

——道格·赫林顿(Doug Herrington),北美消费者业务高级副总裁

——古尔·金奇(Gur Kimchi),Prime Air副总裁

——尼尔·林赛(Neil Lindsay),全球Prime和营销、全球广告和营销副总裁

——帕特·巴贾里(Pat Bajari),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

——罗素·格兰迪内蒂(Russell Grandinetti),国际消费者业务高级副总裁

——史蒂文·凯塞尔(Steven Kessel),Physical Stores高级副总裁

——谢家华(Tony Hsieh),Zappos首席执行官

——王云燕,技术顾问

3.亚马逊云计算业务AWS首席执行官安迪·贾西(Andy Jassy)

贾西的直接下属去年也发生了变化。前开发者效率与工具部门副总裁斯科特·威特门斯(Scott Wiltamuth),加入了机器学习服务团队。AWS Support副总裁布伦特·贾耶(Brent Jaye)仍在LinkedIn个人资料中保持这个头衔,但不再向贾西汇报工作。

贾西的“影子顾问”克里斯托·沃尔什-艾伦(Krystal Walsh-Allen)已被前亚马逊韩国负责人道格·杨(Doug Yeum)取代。

此外,正如之前报道的那样,2017年从Salesforce跳槽加盟的亚当·博斯沃思(Adam Bosworth)现在负责AWS New Products,很可能与AWS Everyone有关,这是个有关“低码/无码”软件的秘密项目。

还有些领导人不属于AWS,但仍然向贾西汇报工作。经营秘密“大挑战”团队的巴巴克·帕维兹(Babak Parviz)在组织上由AWS的首席执行官领导,Twitch的创始人埃米特·希尔(Emmett Shear)也是如此。但目前尚不清楚贾西在这些部门的日常运作中发挥了多大作用。

贾西的直接下属包括:

——亚当·博斯沃思(Adam Bosworth),AWS New Products副总裁

——Alex Yung,AWS中国销售副总裁

——阿里埃尔·科尔曼(Ariel Kelman)AWS全球营销副总裁

——巴巴克·帕维兹(Babak Parviz),“大挑战”副总裁

——宾·高登(Bing Gordon),战略顾问

——查理·贝尔(Charlie Bell),Utility Computing Services高级副总裁

——道格·杨(Doug Yeum),技术顾问

——埃米特·希尔(Emmett Shear),首席执行官办公室CEO

——詹姆斯·汉密尔顿(James Hamilton),AWS副总裁/杰出工程师

——迈克尔·弗拉齐尼(Michael Frazzini),游戏服务和工作室副总裁

——迈克·克莱维尔(Mike Clayville),全球销售和BD、AWS商业销售副总裁

——彼得·德桑提斯(Peter Desantis),AWS全球基础设施副总裁

——史蒂芬·施密特(Stephen Schmidt),AWS安全部门首席信息安全官

——特雷萨·卡尔森(Teresa Carlson),全球公共部门销售副总裁

——韦纳·沃格尔斯(Werner Vogels),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

4.业务和企业发展高级副总裁杰夫·布莱克本(Jeff Blackburn)

布莱克本管理着亚马逊的“其他”部分,如广告和视频服务,他的直接下属有两大变化。阿尔伯特·程(Albert Cheng)在2017年暂时接替罗伊·普莱斯(Roy Price)担任Amazon Studios负责人一职,他在2018年被詹妮弗·索尔克(Jennifer Salke)取代。与普莱斯密切合作的杰森·罗佩尔(JasonRopell)也宣布离职

亚马逊的广告负责人保罗·科塔斯(Paul Kotas)、IMDB的科尔·尼德哈姆(Col Needham)以及Amazon Music的史蒂夫·博姆(Steve Boom)也都向布莱克本汇报工作。

布莱克本的直接下属包括:

——科尔·尼德哈姆(Col Needham),IMDb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丹·杰达(Dan Jedda),DAC Finance副总裁

——戴维·希勒(David Shearer),全球业务发展副总裁

——格雷格·哈特(Greg Hart),全球Amazon Video、DV Core Platform副总裁

——詹妮弗·索尔克(Jennifer Salke),Amazon Studios和DV Prime Video TV负责人

——保罗·科塔斯(Paul Kotas),亚马逊广告高级副总裁

——彼得·克拉维克(Peter Krawiec),全球企业发展副总裁

——史蒂夫·博姆(Steve Boom),数字音乐副总裁

5.亚马逊设备与数字管理高级副总裁戴夫·利姆普(Dave Limp)

负责所有硬件和Alexa语音助手团队的利姆普,直接下属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有道格拉斯·博姆斯(Douglas Booms)不再向利姆普汇报工作,但他仍然留在其团队中。

据彭博社报道,一个名为“维斯塔”(Vesta)的秘密机器人项目由长期担任Lab126高管的格雷格·泽尔(Gregg Zehr)负责,致力于打造新的家庭机器人。

Ring首席执行官杰米·西米诺夫(Jamie Siminoff)和S团队成员汤姆·泰勒(Tom Taylor)也都向利姆普汇报工作。去年,亚马逊斥资近10亿美元收购了Ring。

利姆普的直接下属包括:

——格雷格·泽尔(Gregg Zehr),Lab126总裁

——杰伊·帕克(Jae Park),UX设计、设备和服务主管

——杰米·西米诺夫(Jamie Siminoff),Ring首席执行官

——Jorrit Van der Meulen,亚马逊Devices International(欧盟)副总裁

——琳达·兰兹(Linda Ranz),Amazon Devices技术助理

——琳多·安吉尔(Lindo St.Angel),硬件副总裁

——马克·惠顿(Marc Whitten),Fire TV副总裁

——梅丽莎·伊默尔(Melissa Emer),设备部门副总裁

——罗伯特·斯蒂特斯(Robert Stites),运营和供应链副总裁

——罗伯特·威廉姆斯(Robert Williams),软件副总裁

——汤姆·泰勒(Tom Taylor),Alexa Management高级副总裁

6.全球企业事务高级副总裁杰伊·卡尼(Jay Carney)

卡尼曾是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新闻秘书,主要负责亚马逊的所有企业沟通和公共关系,以及全球公共政策。他的团队今年很可能会面临更大的压力,因为亚马逊正在寻找解决围绕公司政策问题的方法。

最大的变化是从谷歌雇佣了苏珊·鲍因特(Susan Point),她现在负责欧洲、中东、非洲(EMEA)和亚太地区(APAC)的所有公共政策问题。结果,至少有五个卡尼以前的直接下属,无需再直接向他汇报工作。

卡尼的部分团队成员有政府背景,这是有道理的,因为该公司有可能受到更多的监管审查。迈克尔·邦克(Michael Punke)曾担任美国驻世界贸易组织大使长达七年,后在2017年初加入亚马逊。布莱恩·福斯曼(Brian Huseman)也在联邦贸易委员会工作了七年多。

卡尼直接下属中两个值得注意的人是塔玛拉·戈利休(Tamara Golihew)和维姬·埃古亚(Vicky Eguia)。其中,戈利休负责Amazon Studios的公关工作,而埃古亚则负责亚马逊Original Movies团队的公关工作。在Amazon Studios前公关主管克雷格·伯曼(Craig Berman)去年离职之后,这两人都要直接向卡尼汇报工作。

卡尼的直接下属包括:

——布莱恩·福斯曼(Brian Huseman),美洲公共政策副总裁

——克里斯蒂娜·李(Christina Lee),消费者业务公关副总裁

——德鲁·赫德纳(Drew Herdener),企业公关副总裁

——玛丽·卡玛拉塔(Mary Camarata),AWS全球公关主管

——迈克尔·邦克(Michael Punke),全球AWS公共政策副总裁

——保罗·米森纳(Paul Misener),全球创新政策副总裁

——苏珊·鲍因特(Susan Point),欧洲、中东、非洲及亚太地区公共政策副总裁

——塔玛拉·戈利休(Tamara Golihew),Amazon Studios公关总监

——维姬·埃古亚(Vicky Eguia),亚马逊Original Movies宣传总监(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